眾所周知,臺灣伊斯蘭教(臺灣慣稱回教)的發展自古至今分為兩個階段,且皆由中國大陸遷移而來。其第一階段是明代及明末清初之時,由福建泉州等地以及隨後跟隨鄭成功擊退荷蘭人而遷台的福建穆斯林族群,此可謂穆斯林族群在臺灣發展的萌芽階段;而第二階段則是隨著1949年國民黨退居臺灣以來,數萬信奉伊斯蘭教的軍公教人員分多批次隨之來台,使伊斯蘭教(回教)在臺灣的發展加入了新的蓬勃血脈,雖然來台原因多有悲情成分,但此卻可謂是伊斯蘭教(回教)在近現代正式傳入臺灣之始。

       這批在兩岸分治后來台的華語穆斯林族群如今已有明顯的地方化與生活化現象,隨著老年教胞的逐漸消逝與新生代脫教問題在該群族中日益顯現,臺灣華人穆斯林的傳承問題便尤為棘手。對於臺灣社會來講,甚少有人留意這群在臺灣多元社會中來自他鄉的離散者,實踐著與臺灣宗教生活中佔據主流地方的佛教、道教信仰截然不同之宗教。這群來自異鄉的人們,是在何種因緣際會下來到臺灣這片土地,又如何在臺灣創造出屬於該族群的立足之地?即是此穆斯林群族,在臺灣生活的過程中,他們如何落實與實踐自身的宗教,宗教在地化的過程影響回教本身在臺灣的內涵,這一點是值得探討和關注的。同時,近年來在世界範圍內一直被廣泛熱議的穆斯林族群,在台灣卻鮮少被社會關注,這本身亦是一種「弔詭」的現象值得人們反思。

       《月隱福爾摩沙》是台灣首次以影像民族誌的方式,利用紀實攝影手法完成的專題圖片深度報導,主要拍攝為北台灣華語穆斯林族群,從中選取台北清真寺及桃園龍岡清真寺為田野調查點,通過在這兩座清真寺進行日常禮拜的穆斯林,尋找不同年齡層、不同性別、不同家庭環境的拍攝對象,力圖盡可能全面的再現北台灣華語穆斯林宗教領域(公領域)及生活領域(私領域)的點滴過程。標題中的「月」是常用來指代穆斯林族群的象征,而「隱」字,並不刻意追問其主動與被動關係,亦不帶有陳情或批判之意,而是力求單純為民眾描述台灣本地華語穆斯林鮮少被台灣社會提及的這樣一種隱藏的狀態。

       展覽由現就讀于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兩岸傳播學程的陸生崔楠一手拍攝及策展,其曾在大陸數年的報導攝影工作經歷也為本次專題攝影報導的完成提供了堅實保障。展覽同時還得到了台灣影像研究資深學者,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郭力昕教授、台灣穆斯林研究翹楚,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林長寬教授及資深新聞攝影前輩,《中國時報》副總編輯黃子明三位師長的共同指導。

       本次展覽所涉及的影像,即是在專題圖片報導的基礎上,挑選其中20余幅精華作品進行集中展覽呈現。展覽根據展場實際情況分為內、外兩個部分。外部即展覽場地外部臨街櫥窗,用於集中展示世人所常見的台灣穆斯林象征性、符號化較強、為民眾所知透過大眾媒體所熟知的影像;內部即展廳位置,擺放台灣穆斯林大「隱」於市、卻無異於旁人的日常生活影像,用以凸顯「隱」這一主題。

寫在最前:關於那個各種版本的「Formosa」


或許你早已看出海報中各種版本的「Formosa」,當然它們無一例外都是錯的。其實,不管是「Fomasa」還是「Fomosa」都是我這些年曾經寫錯過的「福爾摩沙」,而這也是在海那邊從不被允許使用的詞彙。


沒想到它還是又一次出現在我的影展里。第一次出現是在邀請函上,當我在不經意間發現它的時候,一個念頭就應運而生。


既然錯了,那不如像穆斯林朋友口中常說的「Inshallah」一樣,反而就不要讓它再改回來。這些不經意間就可能被忽視的細微差別,正好像穆斯林「隱」於福爾摩沙一樣,若不是仔細觀察,或許旁人從不會發覺身邊的這個族群,所以不妨容忍我偶爾爆發的「水瓶心」,嘗試一下這個「怪誕」的實驗。


所以,你是哪個一眼便發現問題的人?還是那個才剛剛恍然大悟的人?


「哦,原來如此。」


敬 台灣穆斯林
敬 福爾摩沙

影展主題圖

1.每到伊斯蘭傳統節日,大量在台灣生活的穆斯林都會來到清真寺禮拜。2015年開齋節禮拜,龍岡清真寺由於禮拜殿無法容納所有前來的穆斯林,只能將部分男性穆斯林安排到禮拜殿後方尚未竣工的大樓中進行禮拜。

街外櫥窗

櫥窗圖片

2.一名男孩在晌禮時,在龍岡清真寺寺內的長輩鼓勵下嘗試著進行喚拜。

3.在台的穆斯林信眾聚集到臺北清真寺進行開齋日禮拜,位於臺北新生南路上的大清真寺人潮湧動,大量無法在大殿內禮拜的穆斯林便在寺外草地上進行禮拜。

4.2015年10月初,數十名從麥加朝覲歸來的穆斯林教胞在桃園機場受到了臺灣穆斯林同胞的熱情歡迎。每年台灣中國回協都會組織台灣的穆斯林前往麥加朝覲。前往麥加朝覲是穆斯林一生的嚮往,完成過朝覲的男女教胞通常會被尊稱為「哈吉」或「哈智」。

5.開齋節當日,台北清真寺中,一名女性穆斯林身著經典西式牛仔褲白襯衫來到清真寺后,從身旁朋友處取得伊斯蘭傳統服裝后,便在禮拜毯上開始穿套。曾經有台灣華人穆斯林前輩表示過,「儀式化」的穆斯林是當前台灣穆斯林亟待重視與關注的問題,而這種「儀式化」的表象甚至對台灣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族群具有嚴重且隱性的漸進性損害。

內部展廳

展廳圖片

6.作為家中的長女,伍唐維剛剛升入高中。為了自己班級的節目可以取得學校新年聯歡會的表演資格,她放學後經常會和同學們一起排練節目到很晚,生性活潑的她也時常是班級排練中的重要一員。

7.一場板球比賽的間隙,冠維靠在媽媽身邊休息。聖誕前,為了讓伍漢文和伍冠維父子倆參加一場週日在台南舉行的板球比賽,伍家一家五口當日一早就從桃園的家中開車南下,中午時分趕到台南一所大學,隨即父子二人就開始參加比賽。由於伍漢文先生是巴基斯坦人,南亞風靡的板球運動也被帶進了這個生活在台灣的家庭。

8.雖然穆斯林並不會過中華文化傳統的春節,但因為周遭放假的緣故,伍家的一家人時常選擇在寒假時前往先生的家鄉巴基斯坦。今年年初,一家人即將離開時,張太太的堂姐從苗栗的客家老家北上來到桃園,將伍家的傭人接去短住照顧她們的父親。兩姐妹見面便相擁在一起,格外親熱。

9.週末晚飯後,冠維和妹妹華維在家中打遊戲,姐姐唐維則在一旁觀戰。

10.華德興老先生家住桃園內壢,每到週五的主麻日,他都會專程換兩次車來龍岡清真寺做禮拜,來回坐車、轉車將近要花費大概2個多小時,但他通常都是很早就來到清真寺開始做主麻禮拜的準備工作。雖然經過幾十年,這些往來於家與清真寺的車次時刻都已經爛熟於老人心中,但華老還是時不常便查看手錶,生怕錯過趕車時間。

11.由於伍先生平時在外忙碌,作為太太的張嫈惠就選擇在家做全職太太,平日她把主要的精力都投入到照顧家中的三個孩子。週末假日先生在家時,她有時就會開車出去學習一些諸如插花的藝術課程放鬆身心。

12.除夕當天清晨,游博昌和太太古亞蘭在家中為當日訂購了蛋糕的客人準備甜點。因為古亞蘭熱愛烘焙,所以她就在工作之餘經營著自己的網絡蛋糕店為喜歡自己烘焙的客人烤製蛋糕。古亞蘭曾經是約旦跆拳道國手,在來台讀書時經自己以前台灣教練介紹認識了游博昌。兩人從相識相知到相戀,游博昌也在太太的影響下逐漸開始認識伊斯蘭,并在皈依伊斯蘭教的同時也最終抱得美人歸。

13.由於地域的狹小,台灣龍岡清真寺旁邊緊挨著一座基督教堂,從清真寺禮拜殿望出去即可看到教堂上竪立的十字架。據當地穆斯林回憶,清真寺先於教堂出現,起初並不相鄰,但隨著雙方中間土地的逐年買賣,才呈現了現在的景象。據當地媒體報道,台灣基督教徒已達130萬人,而伊斯蘭教徒僅不到5萬,且均為遜尼派穆斯林。

14.從台灣龍岡清真寺的禮拜殿向外望,醒目的女性內衣廣告赫然出現在街對面,不少當地穆斯林認為此是對其宗教信仰的侵犯,但卻對此他們也同時認為,應該遵從古蘭經教導穆斯林的包容的處世態度面對此種情況。

15.除了少數重要交通樞紐,包括學校在內的大多數台灣公共場所並沒有專門為穆斯林設計禮拜的場所。對於每日五次拜功,佳和和哥哥一樣從不敢懈怠,他們兄弟平時不得已只能在學校一間不常使用的車床教室中進行午間禮拜。自從哥哥遠赴土耳其求學之後,這間教室每到中午只剩下他一個人,而在禮拜時他會將教室的捲簾門關閉以免受到他人打擾。

16.由於台灣的學校一般不會為穆斯林學生準備特別的清真餐食,正是在長身體的這些穆斯林青少年通常選擇素食或是從家中帶飯。佳和每日自帶的飯菜都會吸引自己好朋友的胃口,雖然佳和羞於承認,但媽媽都心知肚明,每每總會多準備一些,以便佳和在與同學分享的同時不至於餓肚子。

17.週末晚上,饒佳和與媽媽楊燕芬一起在電視機前觀看NBA的比賽。和這個年紀所有同齡人一樣,佳和也十分喜愛觀看NBA比賽,更對其中的球星如數家珍。

18.在齋月結束時,饒佳明、饒佳和兩兄弟及幾名青年穆斯林在台灣桃園虎頭山山頂手持望遠鏡希望可以看到月亮。鑒於當地地理位置的關係,台灣的穆斯林已經近十年沒能望見齋月開始或結束時的月亮,但他們依舊還保留了這樣的望月儀式。

19.因為空間有限,龍岡清真寺柳根榮教長教授阿拉伯語、古蘭經的教室同時也被當作儲物間使用。

20.台灣清真寺多建於上世紀50-60年代。龍岡清真寺始建於1964年,寺廟周圍起初是一大片茶葉地,如今已經變成了樓宇林立的社區,這片曾經台灣相對最集中的穆斯林聚集社區,最鼎盛時期,登記在冊的也僅僅只有300余戶穆斯林家庭。隨後該地區穆斯林曾經降至不足百戶,但如今又慢慢回升到超過200余戶。

21.張嫈惠(左二)與朋友及自己的兩個女兒唐維(右一)、華維(右二)一起在家中禮拜。

22.每天清晨,楊燕芬在給兒子做完早餐和中午便當之後,都會在家裡自己的臥室中進行晨禮。晨禮的時間隨著日出時間的變化而變化,而楊媽媽無冬歷夏的通常會在大概凌晨4點左右醒來開始為接下來的一天做準備。

23.週末龍岡清真寺內會聚集年齡不大的小穆斯林,他們通常被父母送來上講經班,學習禮拜知識。在下課之余,這些孩子便會拿出手機玩遊戲,而上課所用的古蘭經教材則被攤開放在一旁。由於台灣與美國關係淵源深厚,美國文化早已深入到台灣各處,而對於這些台灣穆斯林少年來說亦不例外。

24.一個孩子週末在龍岡清真寺玩耍時,不小心將彈珠彈入水溝後,他趴在地上尋找彈珠,而他的姿勢剛好十分接近平時禮拜的姿勢。這個年紀的孩童,對於穆斯林及伊斯蘭文化還沒有深入的認識,只有從模仿開始,而宗教的印記也就在模仿的同時滲入其生活的點滴之中。

25.週末龍岡清真寺內會聚集年齡不大的小穆斯林,他們通常被父母送來上講經班,學習禮拜知識。清真寺為方便孩子們上課,特地調整了週末中午禮拜的時間。而清真寺副教長馬秉華有時也會犧牲了自己的晌禮的禮拜來監督小穆斯林禮拜動作是否標準。

26.101旁邊的六張犁公墓中有一片回教墓園,如今幾乎不被外人所知,只是偶在翻閱相關書籍中才可覓得一段蹤跡。白先勇之父白崇禧將軍及一批隨國民黨來台的回教教胞就葬於此處。由於伊斯蘭特別的殯葬要求,隨著墓園逐漸不敷使用,在台北乃至整個台灣的穆斯林都或多或少正面臨「葬身無處」的窘境。

27.「隱匿」在台北的伊斯蘭文化符號。在台灣,伊斯蘭文化除了清真寺,更多的則是出現在那些極少數具有或所謂具有清真認證(HALAL)的餐廳、商店的招牌之上,極為罕見。

展覽时间&地址

2016.2.27-3.8 台北中正區濟南路二段33號(金山南路濟南路交匯)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CuiNan.
Using Format